啾哒

xjb嗑

删微博的时候你都在想些什么1

点播一首吴雨霏的苏眉

——————————————————————————

可能是,被猪油蒙了心吧

林墨握着鼠标机械的操作着。
他昨天和男朋友分了,平常人或许就是清理一下朋友圈,可他不行。
他是一个大V,和男朋友两年的日常都在微博里晒着,“分了就必须得删了”这还是那个前男友说的。

删得手酸,林墨终于停下来喝口水,看着一堆小粉丝在下面啊评论啊啊你们一定要幸福。

有点讥讽的笑,“他的确去幸福了”

更好的人,更体贴的情人,更能给他归属感的爱人。

这种话在林墨看来就是狗屁,什么更好,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分手之后他也试着想了下原因,最终得出结论就是腻了。

前男友最初是因为林墨“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所折服,后来又见识了他跳脱不着调的一面,还有满腔的细腻与善良,坠入爱河的人总是有说不完的夸赞。
可是保质期很快过了,不咸不淡过着日子终于有一天走到尽头。

可怜林墨想过永久,他没有相处过几个对象,前男友是最想要走下去的那个,却在半路跑走还他妈说着你一定要幸福。

狗屁幸福。

正删着,看见来了私信。
凌晨四点多的私信,点开来是个眼熟的小粉丝“大大,你怎么深夜删博了,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换做平时林墨一定不会回复,但今天不是的,他忖度几分,开始敲击键盘。
“也不算不好的事情,和前男友分了,但也因祸得福看清了一些”

那边显示已读却久久没有回复。
林墨关了私信页面,继续删博。再去看那个聊天框,已经冒出好几条消息

“大大,你用这个软件,可以批量删除”
“网址链接”
“大大?你看一下私信,一条一条删可费劲了”
“不然今晚上先睡了吧,你删了再多微博,心里删不掉都没用”
看到这里林墨身子不受控的歪斜,心里怎么删掉,用这个软件吗
“大大??你还在吗???”
“已读为什么不回复??”
不想回复
不想回复
虽然这个小粉丝儿有点可爱但还是不想回复

那边可能是看到已读不回有点着急,直接发了一长串语音过来
“大大,我真的希望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对自己不好。你既然说了因祸得福,那就对自己好一点,这么晚了睡觉吧,微博放在那里随时都可以删的,但是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还是个男粉。

声音低沉又柔软,带着林墨熟悉的家乡口音,在黑暗的房间里听起来竟有几分惹人哭。

啜泣。

林墨从来不是放声大哭,那都是装的,他真正伤心了是把自己蜷起来,一双眼睛就那么大大的睁着,仰起脸,要把眼泪都回收。
又倔强又脆弱。
可是现在身边没有人心疼。

小粉丝又发来好几条语音,是首歌。

【一起过几多开心也好,分手了又是另外一套,心伤了只想促膝痛哭,怎伤也不可给看到】

听着听着,林墨就笑了。
为什么安慰人还要挑这么一首越听越难过的歌。

“我没事,我睡了”

那边回得很迅速“好的,晚安,做个好梦”

林墨准备关闭网页的手顿了顿,点进小粉丝主页看,没什么特别,除了转发林墨的微博就是一些晒日常生活的片段,看到了熟悉的定位,脑子一热就打上字敲了回车
“明天见一面吗,我看你也在S市”

糟了
这看起来就像是因为失恋而四处勾搭人的渣渣。

那边已读了挺久,才发过来回复。
一句话,一个定位

“可以啊,明天来这里好吗,想请你吃个饭,你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我一直在这里。”

因祸得福吧。
虽然林墨现在没有再开启一段新恋情的想法,但是这个小粉丝真切的让他感受到了温柔和,久违的感动。

突然很期待明天。


一觉到自然醒。
林墨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
在家里转圈圈,发现并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于是收拾收拾出门了。

按着定位找到了那家店,藏在小巷子里不太容易发现,然而从老旧的大门进去却是一个颇有生活情趣的小院子,有些花草还有三三两两的古着桌椅。

“你好?”
男子抬头,笑出了梨涡
“你好,是林墨吧,我是方翔锐。”
声音一出林墨就确定了这人就是凌晨不睡觉还给他唱歌的那个小粉丝。

“你唱歌挺好听的”
被夸奖的人有些害羞的摸摸后脑勺“还可以还可以,进来坐吧,吃午饭了吗?”

林墨摇摇头“我睡到一点才起”
方翔锐几不可见的皱眉,去里间拿了几碟小点心,沏了茶“你先垫垫,我去给你做点吃的,面可以吗”
林墨一边往嘴里塞凤梨酥一边点头,他现在只要有吃的都行。

没一会儿桌子上就放了个盘子“快手炒面,了解一下”
林墨下意识就皮了一句“我只玩儿抖音”

然后方翔锐就笑了,不是初见那个浅浅的梨涡笑,而是快要笑晕过去。
“哈哈哈我以为你很高冷啊哈哈哈还抖音哈哈哈一起海草吗哈哈哈”

莫名其妙的,有点开心。

那天两人相谈甚欢,或者是相笑甚欢。
这个国家十三亿人口,得多幸运才能有个笑点一致的人。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啾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