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哒

xjb嗑

今天,格外想你

最近脑子里没有任何想法,又想吃粮,就把原来的森马改了。因为要考试了,所以强行HE!最后两句话,日语食用更好😃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任昌均到休息室换下白大褂,思考着晚饭要去哪里解决。几个实习医生进来嘻嘻哈哈问着前辈要不要去喝酒,摇摇头“我就不去了,太晚回家会……”话头突然停住“家里的狗狗会饿。”

“诶~任医生真的好温柔,还养宠物啊”
“真好,我也想养一只呢”
“你还是先养好你自己吧”
“喂……”
实习医生打打闹闹换好衣服到了再见就离开了。

任昌均还在咂摸刚刚自己的话,怎么就脱口而出了,之前的借口。【太晚回家家里人会担心】这句话是他和申元虎约定的用来推掉邀约的句子,其实两人同为夜班医生,不存在着谁比谁晚回家一说。只是不想有限的两人时间被别人打扰罢了。

既然脱口而出以前的借口,那么自然会想起很多往事。每次拒绝邀约后两人就做贼一样一前一后出了医院门,在两站地外的冲绳料理店碰头。这样总一方会晚到,另一方就会先点菜静静等着另一方的到来。半年没来料理店老板似乎更加意气风发,扎着发带招呼客人。看到任昌均进来脸上笑容更大了“你们来啦”
“最近很忙,一直都没有时间呢”
“我就说很久没看到你们,还在想是不是我们家的厨师手艺不行了呢”
“哈哈,怎么会呢”
“那,还是老样子?”
“啊…不……今天他有事不来,一份排骨荞麦面和一杯菠萝汁就好。”
“诶……你也开始吃面了啊”
“是啊,他总是夸面很好吃,所以我也想试一试”

【我也想试着去接受你喜欢的食物,试着能不能从你的立场来看看我们这一段坎坷的感情。】
想是这样想,但料理上来后,厌恶面食的任昌均还是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才举筷。虽说味道很好,但始终不是自己那盘菜。吃完饭同老板道别。

一个人在附近的商业广场溜达。脚步总是不自觉地跨进申元虎中意的店,看着新款开始想着他是否有一个人来逛街然后把它们带回家。走走停停,最后手里多了好几个购物袋,都是申元虎喜欢的明快色系单品,特指粉色。想想自己颜色沉重的衣柜,瘪嘴
【夏天就该色彩明快,哦?】

逛累了,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一下,于是上了三楼找了家甜品店。想起自己因为嗜甜被申元虎念过很多次,但是每次还是陪着一起吃甜品。隔壁桌坐着一对小情侣,说着最近上了一部爱情片,任昌均难得提起兴趣问了一下名字。查了查场次,买了晚上九点的票。吃完甜品磨蹭一下时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去了电影院。
电影名字挺美好,但没想到结局那么让人心痛。

“我们以为还相爱,可是感情早就被时间冲刷的一点不剩,你看,我现在只是会偶尔特别想你而已。”

放映结束后任昌均愣愣在影院坐了片刻才想起什么似的冲了出去。走到门外点了一根烟猛吸一口,呛口的烟味灌入喉头,才发现出门时错拿了申元虎落在桌子上的烟。和自己偏爱淡泊的口味不一样,申元虎的口味和他温温柔柔的外表正好相反。所以家里总是备着两种截然不同口味的香烟。有的时候申元虎会打趣任昌均的烟太淡,和女士烟一样,然后把撅着嘴闹别扭的恋人拽过来狠狠的吻过,说这样才像个爷们儿么。

【这时候我会怎样呢,抬手给他一肘子,对就是这样。】
虽然申元虎屡次嘲笑任昌均抽着女士烟但是他也知道这位的性格有多强硬多难搞,两人在家三句话不对头就会爆发一场战争还真是不知道打了这么些年怎么还没打腻。

【不过现在也终于是腻了,现在,不就已经分手了么。】
任昌均苦苦笑,这么多年一直嘴犟不肯说出真实想法就连之前一个冲动说出分手的话也因为面子不肯收回。申元虎的个性再温柔,忍受这么久也会腻烦的吧。

其实都是二十八九的老爷们儿了谁会离了谁不能活呢?和申元虎在一起后出柜了,和家人决裂了,那个时候也很辛苦但不也挨过来了么。以后大抵没有比当时更悲惨的境遇了吧,即使现在也一样。

安安静静抽完一支烟,任昌均缓缓踏上回家路。

自从和申元虎分手,任昌均就申请离开夜班急诊,换到白天,这样就可以完完全全避开同为夜班医生的申元虎。可是长期的作息习惯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的,即使白天急诊忙的一塌糊涂还是无法抵挡不了夜晚的失眠。所以最近任昌均总是下了班就在外晃荡,看着已近午夜才缓缓回家,今天算是早的了,不过十一点。

【走过电影院,走过商业广场,走过一起搭过车的公交站,走过第一次牵手的路灯下,走过某次争执后拥抱的喷泉边,走过我们的曾经。那些周遭有你的地点最终还是只剩我一个人彳亍,曾经甜蜜也不过白云苍狗。矫情的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其实只是为了排遣你不在的空虚。你不在,没有人可以懂我的眼神,没有人会在我身边叽叽喳喳,没有人会揽着我的肩为我勾勒两人的未来。我本来就是并不大擅长说出内心想法的人,这么多的话如果可以打电话传递给你该多好,那样你就会一边笑着说怎么啦想我啦,一边回来我身边。】

初春的夜晚凉意袭来,任昌均紧了紧外套,回家吧,外面太冷了。

走到楼底下却愣住了,申元虎提着包靠在路灯下,抬头冲他笑“我觉得自己一个人住还是太冷清了,想和汪汪儿一起住。”
任昌均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就呆呆站在原地,看着申元虎快步走过来,抱紧他。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这个夜晚忽然之间变得温暖。

评论
热度 ( 8 )

© 啾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