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哒

xjb嗑

养成游戏(虎均)

五天连考暂告一段落,但我还是没有任何想法。再改一篇以前写的伉俪( •̥́ ˍ •̀ू )还是强行he,其实这背后有个特别心酸的故事😃
希望可以快快有灵感,想割腿肉😷
——————————————————————
申元虎是个网聊狂热者,明明就在同一个宿舍都非要在网上聊来聊去,所以不出意料的他都很多好友,只是其中一个有那么些不一样,那个叫做均均的屁屁的小家伙是因为扮演认识的,是新出道的组合芒爸爸的饭。两个人因为一个扮演群而熟识,其实熟识只是申元虎这样以为。

“难道我和均均不熟嘛😰”他这样对扮演群里的哥哥——现实中并不是是哥的蔡亨元说
“难说哦,网络这个东西还蛮复杂的,人心叵测啊”
“😒我和他熟不熟和人心叵测没关系吧,你小子真的有学过逻辑学么,逻辑这么差”
“不是啦,我是说有的人你再掏心掏肺对他好,人家也只当你是个屁啦”

申元虎沉默了,确实,在网络中他永远是主动的那一方,小孩经常会闹脾气不讲理,不过自己都接受了,还是笑嘻嘻和他插科打诨,陪他做各种无聊的事,在每一个群里尽心尽力的扮演着他的西皮——抑或是苦情的原配。

申元虎都快闹不懂自己了,对一个没见过面只看过照片,没有手机号,除了聊天工具就没有办法联系到的小孩这么掏心掏肺,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傻的。可是过后依旧对小孩很好,就像是戒不了的毒药,戒不了小孩。

中间有几次狠狠心很久没和他联系,最终还是在小孩一句委委屈屈的“你是不是烦我了”中败下阵来,推说自己前些日子忙着学校的事就没有怎么上网,哄了大半天才哄好还送出去一张芒爸爸的专辑。小孩也乖,寄了一张可爱的明信片过来,字体圆圆滚滚和人一样可爱。

从那以后小孩还是对申元虎呼来喝去,任意妄为,申元虎还是吭哧吭哧扮演一个悲情的角色,为此还遭到蔡亨元多次嘲笑。说起来蔡亨元也是申元虎在网上认识的基友,不过他俩在同一个大学,同一个专业,这也是一种缘分。

“傻逼虎!!!!”
“干嘛哦”
“你今天又被你家小孩抛弃哦”
“对啊,他说让我加这个群可是不要说认识他。。。” “他也太过分了吧!”
“唉,算了,小孩子嘛”
“能有多小!!!他已经高三了诶!!!”
“那和我比起来也算小啊,我大三他高三!难道不小嘛。”
“-_-||败给你了,反正那小子真的有点太过分了你自己掂量着吧 
其实网恋也是不错的选择👀”
后面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当然不会是蔡亨元发的,而是蔡亨元的男朋友也就是申元虎的室友李玟赫发的。申元虎抬起头扫视一下寝室,低头发消息
“李玟赫你个蠢逼有多久没回咱狗窝了”
“不久不久👀三天而已😉”
“😒有情人没兄弟的货”
“不说了,我要和亲爱的轩宇约会去了~白白~”
。。。有西皮了不起啊!我!也!有! 申元虎怒指苍天却只换回对床刘奇贤一个枕头

“闭嘴啊!!我要午休!!!!”
【睡神!!现在是下午三点午休个毛线啊啊啊!!】

遭遇了双重打击的申元虎一如既往的上网倾诉
“😞北鼻”
“hing!”
“我被秀恩爱星人闪瞎了嘤😥”
“哦”
“伤心!😨你都不安慰我”
“哦那你自己去找一个不就好了”
“😭没有啊!!!!”
“所以叫你去找啊!”
“找你好不好”

申元虎发出这句话后被自己吓到又立马沉静下来,我说真的,找你好不好 
均均的屁屁——真名任昌均看着聊天框里出现的五个大字愣住了。
任昌均,男,18岁,高三狗,纯情同志一枚。
“现在这是个啥事儿啊!这个。。。” 任昌均现在被一句类似告白的话困惑住了,这句话来自相交两年半的网友申元虎。
“呀!!”任昌均关掉电脑“一定是我想多了!!”

申元虎在沉默之中等待着回音。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
“呀!死了吗!”这样大喊着还是不敢往聊天框里输入任何的信息
“复习去了吧,高三了,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对,小孩也挺忙的,对啊,忙得很。。。”
自我安慰着关掉了聊天框,磨蹭许久还是发了一封邮件“小孩,好好读书,高考加油。” 关掉电脑。
“申元虎,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呢。” 

“什么?!!!你和他告白了?!!”
“唉,都说了不是告白啦,只是试探性的问可不可以找他交往啊。。。”
“那万一他就觉得是告白咧?!”
“没什么万一的!反正他都没有回我的。。。”
食堂里,申元虎拿着勺子戳面前的饭,一副颇没有食欲的样子。李玟赫坐在他对面咋咋呼呼的大喊
“所以你是放弃了吗?!不要放弃啊,你看亨元当时冷着脸拒绝我现在还不是粘我到不行。。。你看你看给我打电话了吧~想我了吧~啥?带饭?你为什么不自己。。好好好!!带带带!大人您今天想吃什么?。。。”
“。。。。。。”好吧找李玟赫商谈就是个错误,得找个有大脑又不是妻管严的。。。 

“哦,这样啊,然后呢?”刘奇贤抱着枕头很认真?的听完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我就来找你倾诉了啊!”
“哦,是这样呀!”
“。。。”申元虎在床上滚来滚去【这时候不是该说哥我们去喝一杯嘛!你这个臭小子!!呀!】
“哦,哥!”
【要说了嘛?要说了嘛!天呐你真是我的好弟弟!葛格最爱你了!】
“怎么了呀😌”
“我的枕头还在你那里,给我,我想睡觉。”
【😨睡觉?!睡毛线啊!哥现在是受情伤的人啊!!】
“给你😔” 

“亨元啊!!哥该怎么办啊!!”申元虎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网络大哥蔡亨元身上
“怎么办?都和你说了你的心意和他不是一样的。”
谢(一)谢(针)你(见)啊(血)💔

在申元虎抓耳挠腮的时候任昌均也过的不太好。
“昌均尼!回魂啦!”李周宪用手在任昌均眼前挥挥“你没事吧,今天怪怪的。”
“周宪哥,问你个事儿”
“说”
“如果你劝一个人去找恋人,而那个人对你说找你好不好,是什么意思?”
“看着你殷切的小眼神我真不忍心骂你,傻逼啊那就是代表他喜欢你啊!”
“那,那要是开玩笑的怎么办。”
“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人品一定差到死啊!”李周宪连个白眼都懒得翻给任昌均
“是,这样吗?”
“必须得是啊!有人给你这样说了?那个申元虎?” “对啊。。。啊!你怎么知道!!”
“我可爱的弟弟啊你每天在我面前念叨申元虎,而且这段时间你除了和他闲聊还有谁啊?”
“是,是嘛”
“对啊,而且你没有看到你每次提到申元虎的表情,啊呜,要死要死,不能更少年怀春好嘛?!”
“那,我是喜欢他哦。”
“那必然的啊😞”
“那,我要告诉他哦”
“去吧骚年!窝支持你!(。・ω・。) ”
任昌均权衡半天“算了,高考完再说吧。”
“😱少年你就不怕他等不了那么久么?!”
“等不了就算了😒”

  三个月后。
“终于考完了!!!”李周宪把笔一扔“老子的苦逼生活终于结束了!!!”
“对啊,终于考完了!真好。”
“⊙▽⊙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李周宪眨巴着他牛一样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任昌均
“什么啊,没忘啊,笔袋准考证都在身上呢。”说着任昌均还特意翻了翻自己的背包“东西都在啊”
“(。・ω・。) 说好的告白呢!”
“。。。对哦,告白。。。” 

回到家后任昌均犹豫了许久终于打开了电脑,登上企鹅。遗憾而又庆幸申元虎没有在线上,于是打开网页准备看芒爸爸的最新视频,却被邮箱里的几十封邮件吓到,转而打开了邮箱。
“垃圾邮件,垃圾,垃圾,群邮件,群邮件,垃圾。。。。哦?!!!” 也幸好任昌均不是随便删邮件的人,所以才发现了淹没在一堆邮件中的来自申元虎的那一封。忐忐忑忑的打开“小孩,好好读书,高考加油。”
“没,没了!?” 心里被一阵落寞席卷,难受死了。以为自己这么多天没有上线他会有很多留言,再不济也会有大长篇的邮件。可是只有这样一封邮件,任昌均开始怀疑自己究竟该不该告白。
【告白的话,一定会被拒绝吧】
想来想去还是只好给李周宪打电话讲清状况求帮助
“什么啊,这么渣,就一封邮件?”
“对啊对啊,而且就只是让我好好学习,别的就没了T^T求安慰”
“安慰安慰,不能呀,这不科学啊,以他平时对你那种态度不可能只有这种邮件啊”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啊。。。”任昌均转着篮球“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上次没回,然后又很久没上线,他就放弃了。”
“😲这么一想也是极有道理的”
“😭那要怎么办”
“你喜欢他吗?”
“。。。不知道啊”
对于李周宪这种犀利的问题任昌均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回了一句干巴巴的不知道,其实对于自己的心意都不明了又怎么能去揣测他人呢,既然无法揣测,那就无需因为这些事情费神了。这样想想,任昌均也就释然了

“周宪哥,我们找天去S市吧,看看想去的S大。”
那头还在拼命想着怎样帮忙的李周宪听到这跳跃性的建议第一反映就是昌均尼傻了吧,后来又像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也不错,于是欣然答应。
【不过这孩子为啥要上S大,他的成绩可以上C大,为啥要去外地??】李氏不解

“元虎,今年暑假怎么过”
“不知道诶,你说高考考完了小孩儿怎么也不联系我啊。。。”
刘奇贤在内心翻了个大白眼“可能是在担心高考成绩吧,毕竟要等段时间成绩才出来,而且选择学校也挺麻烦的,估计挺忙的,别想了”
“再忙难道连和我聊天的时间都没有吗,这样只能证明他和我的心不一样。怎么办奇贤,哥失恋了!”
刘奇贤再也忍受不了,一巴掌拍在申元虎面前的桌子上
“我说!你天天隐身,别人看见也会以为你不在,就算知道你在也会觉得你是在故意躲他,这样!他还会联系你嘛?!”
何况你们家小孩还是个傲娇,默默吞下后面的话,接着说“你现在就应该主动出击!拿出你的男子汉气概来!”
伤春悲秋的申元虎被这么一吼脑子倒是清楚不少
“对哦,也是哦,哈哈,我怎么没想到呢,哈哈哈这就是关心则乱吧哈哈哈哈”
刘奇贤无奈撇嘴【这个时候不该好好感谢我么。不过,想开了就好】 

两天后,任昌均和李周宪登上了前往S市的列车。
而就在此时申元虎点开了聊天框“小孩,我暑假留在S市,你要不要来”附赠一张本人认为特别帅气的自拍。

坐在列车上的任昌均仿佛受到蛊惑般的拿起手机,登上许久不用的聊天界面。
也许就是命运吧,申元虎的讯息就在这个时候传了过来。
“周宪哥你相信命运么,也许这有点疯狂但是我想我找到了我的命运。”
李周宪看着攥紧手机神叨叨对着自己说话的任昌均只觉得这孩子大概看多了脑残剧,可是命运这种东西偶尔相信一次也是不错的。

列车到达后任昌均和李周宪从稍显拥挤的站台出来,只一扫眼任昌均就笑了出来“周宪哥,那是我的命运。”李周宪顺着视线望过去,一个皮肤白白的青年正冲着他们笑。

后来,S大经管学院的人都知道有两个男孩子亲密得不得了,许多人在猜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知道内情的刘奇贤等人总在别人打听八卦的时候神神秘秘的一笑
“命运相信么?”

评论 ( 9 )
热度 ( 18 )

© 啾哒 | Powered by LOFTER